DSC08844.jpg

DSC06383aa.jpg

DSC06822.jpg

DSC06948.jpg

DSC06994.jpg

DSC08122.jpg

DSC08174.jpg

DSC08177.jpg  

     懷念的小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一幌眼,髮已蒼,鬢也白,走不動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是那顆逐夢的心,仍在狂野的跳動著!

 

『搬家』,很令人煩惱傷神,也因為『網誌搬家』而翻出了些久已遺忘的事。

曾經發生過的喜,,,樂,不免又重新湧現。

三十多年前,我也曾經年輕,喜逐夢寫詩畫畫,那些年,孩子還很小,

記得抱著包著尿片的女兒,逛街、逛百貨、飲茶、看電影、追逐山泉間的風,

踩踏環島海岸的石頭,許許多多的收穫,仍在積滿灰塵的書架上守護著我們!

一幌眼,髮已蒼,鬢也白,走不動,只是那顆逐夢的心,仍在狂野的跳動著!

很是不捨,很是冀望!

這是每一個[搬家人]的心情吧!

走過的必留下痕跡,這幾首小詩,是那些年迷於寫詩逐夢留下的痕跡,

曾在當時的中央日報副刊上刊登過。

人生於世,要不是留下些許雪泥鴻爪,怎能證明自己曾這樣的活過呢?

您呢?趕快趁年輕留下您有形的雪泥鴻爪吧!

哈!太俗啦!

帝王將相,販夫走卒,不就是這樣俗過來的嗎?

DSC06923A.jpg DSC06957A.jpg  

創作者介紹

慢活園

慢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